客家苇笛 发表于 2015-3-2 15:18:41

关于推荐古代经典廉政诗词并唱和新作的启事



关于推荐古代经典廉政诗词并唱和新作的启事
    根据党的十八大以来关于廉政文化建设的重要精神,为了进一步弘扬中华诗词传统文化,促进廉政文化建设,营造“共读廉政诗词,根植文化基因”的良好氛围,湖北省中华诗词学会与湖北省荆门聂绀弩诗词研究基金会将编辑出版《廉风诗情----经典廉政诗词唱和集》,特向社会征稿。
一、要求    以传承古今优秀廉政文化,传播正能量为主题。形式上,先推荐一首古代经典廉政诗词作品(限绝句、律诗、小令),然后唱和一至二首新作,步韵、依韵、用韵均可。示例:潍县署中画竹呈年伯包大中丞括(清)郑燮衙斋卧听萧萧竹,疑是民间疾苦声。些小吾曹州县吏,一枝一叶总关情。
【诗意】我睡在潍县衙门内的卧室里,听见竹林里传来一阵阵萧瑟的声音,好像是老百姓在饥寒交迫中的痛苦呻吟。我们这些州县一级的七品芝麻官,对待衣食父母,要像画家画竹子那样,哪怕是一枝一叶,都要用真情实感去精心调理啊!
次韵郑燮《潍县署中画竹呈年伯包大中丞括》沉舟亦是行舟水,源自江湖风浪声。但愿千帆长记取,残桅断桨不归情。

二、征稿范围及投稿截止日期征稿范围:面向海内外诗词家和诗词爱好者。截稿日期:2015年8月30日。
三、投稿方式    按照“示例”要求,推荐作品及唱和新作须投稿到海峡两岸中华诗词论坛(www.hxlazhsc.com)“当代诗词论坛·征稿专栏”(欢迎实名注册),并注明作者真实姓名、邮编、详细通信地址、联系方式等,论坛有专门工作人员整理和审发稿件。发稿时只显示作者姓名,不显示作者其他信息。凡入围者,届时赠送《廉风诗情----经典廉政诗词唱和集》一册;入编者,除赠送《唱和集》一册外,另有书刊赠送。作者除向规定论坛投稿外,可同时在其他论坛发帖。
                                                                         湖北省中华诗词学会                                 2014年10月26日

客家苇笛 发表于 2015-3-2 15:29:22



    “一官来此几经春,不愧苍天不负民。神道有灵应识我,去时还是来时贫。”这是河南信阳州州长胡寿安,任满离职时按当时的规矩到城隍庙辞别城隍神时所作的《任满谒城隍神》诗。只有那种在老百姓眼里,能为民作主、替民办事不贪赃枉法的清官廉吏,才会扪心自问:“不愧苍天不负民”。也只有这种官才能做到“去时还是来时贫”,并以此自慰和自豪!记得清代名人戴远山赠给在外做官的友人一副对联说:“诗堪入画方为妙,官到能贫乃是清”。我想,若将此联转赠给胡寿安也是很恰当的。为官者“能贫”,虽手握大权,却甘于清贫,不为世俗的观念所动,具有清清白白做人,干干净净为官的“官德”,这理应受到后人的敬仰和称颂。
    曾任兵部侍郎的于谦作的《入京》诗则道:“绢帕蘑菇与线香,不资民用反为殃。清风两袖朝天去,免得闾阎话短长。”在他兼巡抚河南、山西都御史时,官场腐败,大臣进京,无不带上重金厚礼去进行贿赂,惟于谦不随波逐流。他每次进京,什么礼物也不带。有好心人劝他:“你不带金银,也应带点土特产去送呀!”他举起袖子笑着说:“谁说我没带东西啊?你看,不是有两袖清风吗?”由此,便有他那千古传诵的《入京》诗。想想于谦,铮铮铁骨、巍巍丈夫,超然脱俗,何等潇洒!

    李汰在朝为官,很受皇上器重。有一年他被派到福建去当主考官,开考的前天晚上,先后去了两个考生送礼。他劝他们把银两拿回去,别把精力用在歪门邪道上,好专心去考试。一个考生却说:“我来时谁也不知道,任何人都没看见,收下无妨。”李汰当即严加斥责,并连夜题诗一首,贴在考场的大门口。诗云:“义利源头颇识真,黄金难换腐儒贫。莫言暮夜无知者,怕是乾坤有鬼神。”第二天考生进场时,就都看到了上面这首诗。诚然,暮夜拒贿,并非李汰一人。据《后汉书》载:东汉时杨震任东莱太守,他路过昌邑时,县令王密携带黄金十斤贿赂,也说“暮夜无人知”。但杨震毫不心动,坚决拒收并驳斥道:“天知地知我知你知,怎么说无人知?”不论是杨震,还是李汰,作为封建社会的官吏,能大义凛然,守住自己心灵的防线,在诱惑面前不心动、不失节,是难能可贵的。

   “萧萧行李向东还,要过前途最险滩。若有赃私并土物,定教沉在碧波间。”明宣德(公元1426—1435)初年,任贵州巡按的吴纳,清正廉洁,执法严明,深受当地人们爱戴,也深受朝廷重用。离任返京途中,贵州三司派人追到夔州,送黄金百两,被吴纳拒收,还在礼盒上题了这首诗。古人有云:“拒礼就是拒祸”。吴纳远离“赃私”,也就远离了祸殃,如此,也就注定他不会“沉在碧波间”了!

    明朝宗室朱载育曾作过一首劝人不要贪婪无厌、欲壑难填的规劝诗:“逐日奔忙只为饥,才得有食又思衣。置下绫罗身上穿,抬头又嫌房屋低。盖下高楼并大厦,床前缺乏美貌妻。娇妻美妾都娶下,又虑出门无马骑。将钱买下高头马,马前马后少跟随。家人招下十数个,有钱没势被人欺。一铨铨到知县位,又说官小势位卑。一攀攀到阁老位,每日思量要登基。一日南面坐天下,想与神仙下象棋。玉皇与他把棋下,又问哪是上天梯?上天梯子未做好,阎王发牌鬼来催。若非此人大限到,到了天上还嫌低。”这首规劝诗被人称为“十不足”,广为流传,发人深省。

    记得清代“扬州八怪”之一的郑板桥,在做山东潍县县令时便具有“衙斋静听萧萧竹,疑是民间疾苦声。些小吾曹州县吏,一枝一叶总关情”的忧民情怀。“以天下为己任”的共产党人,比起古代官吏,更应“先天下之忧而忧,后天下之乐而乐”,清廉则一心为民,默默无闻奉献。


页: [1]
查看完整版本: 关于推荐古代经典廉政诗词并唱和新作的启事